在线塔罗牌占卜
免费专业测试题

塔罗牌战车(正位/逆位)牌义讲解

塔罗牌珍藏资料

占卜须知:

1、真正的占卜是一对一的!不是一对多的!什么是一对多?就是你看到的占卜类文章,4张牌让你选1张,不管谁看到这篇文章,都是4选1,而塔罗牌明明有78张!

2、真正的占卜最少也是3张牌综合解读,而不是单张牌解读!而且每张牌的解读都需要结合其他牌,而不是对单张牌牌意的生搬硬套!如果看了牌意书就会解牌了,那就不需要占卜师了!

塔罗牌战车(正位/逆位)牌义讲解:

1、原始设计

一位年轻的圣王,置身于缀满星星的顶篷下。他热烈地驾驶着一辆由两头人面狮身兽所拉的战车,如同列维(Levi)所绘的那样。

2、希伯来字母

Cheth (篱笆)。

3、生命之树

路径18,连结(3)“Binah”——理解,至 (5)“Geburah”——严厉。

4、色彩

琥珀色、褐柴红色、亮浓赤褐色、暗绿褐色。

透特战车

透特战车

希望读者诸君能够谅解,我不会花很多时间来讨论这张塔罗牌的表面特征——它们和这张塔罗牌的传统版本十分类似。战车是由人面狮身兽拉着,它们是四头守护神兽之元素的混合体。缀满星星的顶篷代表夜空。战车的驾驭者全副甲胄,就像螃蟹,也就是此牌所属星座巨蟹座的代表动物。他手持圣杯,在这里呈现为一块雕琢华丽的紫水晶(木星的圣物,坐旺于巨蟹座)。这整张塔罗牌便是克劳利在《灵视与灵听》中第十二重天之灵视异象的呈现。

我想在此特别讨论的是一项“性炼金术”的秘密,那是克劳利似乎在《托特之书》中战车牌的评注里,亟欲传达的。让我们先来看看本篇稍早引述的诗句——摘自克劳利所撰述的〈大牌应用时的一般特质〉:

兀鹰的子嗣,二合一,

被传载了;这是力量的战车。

嗑:最后的神谕!

这或许是该篇文章所有诗句中,最为晦涩难解的。它提到“二合一,被传载了”、“战车”,载送着战车的驾驭者,当然他也传载了“圣杯”。因此,这“圣杯”必定代表(或包含)那所谓的“二合一”。但那“圣杯”究竟是什么,而“二合一”指的又是什么呢?

“圣杯”神话告诉我们,“圣杯”是基督在最后晚餐时饮酒的杯子,当基督被钉上十字架,他的腹侧被矛枪刺出嘴唇般的伤口,流出的鲜血被亚利马太的约瑟用此杯装盛了起来。约瑟后来将这“圣杯”和圣矛载送到一座以魔法建构的城堡,在此,此二者的神秘力量,曾令许多世代的高贵骑士有过曲折离奇的遭遇。以一种非常真实的方式,战车可说是“有轮子的圣杯礼拜堂”。

我是在试图告诉你,基督的宝贵体液,事实上便是“圣杯”中的“二合一”鸡尾酒的成分吗?就某方面而言,是的。但是让我们以另一种方式来看待它——将之视为“兀鹰的子嗣”。

在古埃及神话中,兀鹰乃是“正义及至高均衡”的女神玛特(Maat,埃及神话中的正义女神。以秤心仪式为亡灵在世时的作为,进行审判。)的圣物。兀鹰据说可以未经交配而怀孕,他的幼鸟在一种神秘的内在过程中,无瑕地受孕,而此过程在其他生物则需要雌雄两方的贡献。“兀鹰的子嗣”因此是两种完美均衡之物——或“二合一”——内在结合的产物(或小孩)。

这全都很好很棒,但在现实世界,兀鹰也像所有其他鸟类一样要交配,而即使他们不交配,我们人类又怎能仿效这神奇的过程?对我们而言,无论男性或女性都并非完整的生殖单元,男性所没有的存在于女性之中,反之亦然。导致一个人类宝宝诞生的“二合一”的创造过程,是我们所有合作的努力中,最为自然(通常也是最为愉悦)的。然而,实现每一次人类性行为的那些原则,是如何反映于宇宙的规模上?即使我们知道如何创造它,我们又该如何对待这真正的“二合一”?

答案是“嗑”(Thinc),一个神谕的字眼,源自于法国作家拉伯雷(Francois Rabelais,1494~ 1553)的一部玄秘讽刺小说《巨人传》(Gargantua and Pantagruel,直译为“高康大与庞大固埃”)。在这个故事中,主角之一巴奴日(Panurge)寻觅着这个问题的答案:“我该结婚吗?”,他和伙伴们最后决定寻求“圣瓶”的神谕,以求解答。在许许多多冒险之后,他们终于抵达“圣瓶之神殿”。他们穿过一道门,门上写着“酒中有真理”,然后在神殿女祭司的引领下,来到了“圣瓶”面前。巴奴日提出他的问题,而“圣瓶”则发出了一声尖锐的“嗑!”(喝!),很像是玻璃碎裂的声音,作为回答。巴奴日将之诠释为肯定的答案,并且是在劝告他要深深畅饮生命与知识的泉水。

你可能会猜想,巴奴日的问题“我该结婚吗?”,在质疑婚姻生活明智与否之外,是否带有更加深层的魔法蕴涵?我们对此应该特别感兴趣,因为我们在托特塔罗的诸多大牌中,看见了如此多的“婚事”在进行。回想第十一章中,我们的喀巴拉童话全是关于婚姻的:王子与公主(“神圣守护天使”和他的守护对象)的结合,以及天界国王与王后的结合。在塔罗中,两样东西合而为一,似乎是种至为重要的灵性方程式。但是对于“我该结婚吗?”这个问题,“嗑”(喝)似乎是个奇怪的答案。喝什么呢?

与战车牌对应的希伯来字母是Cheth,如果完整地拼出来,其数字值相当于418,与象征小宇宙和大宇宙(或求道者与他的“神圣守护天使”)结合的魔法文字“ABRAHADABRA”相同。我们可以看见这个字刺绣在战车的顶篷上(虽然哈利斯夫人拼错了一点点)。“ABRAHA DABRA”也代表雌与雄的结合,我们在其他的大牌上,亦会看见此一概念以其他炼金意象来表现,像是红/白狮子与白/红老鹰等等。

战车牌代表黄道星座巨蟹座,其标志是一种有点露骨的象形符号,象征谭崔瑜珈中一种特殊的技巧,将雌雄的能量及精髓完美地调配、平衡,并交换,以创造“二合一”的生命灵药。然后这种灵药会以一种特殊的方式传输给瑜珈师,作为一种蕴藏无限创造潜能的灵通法宝。

在泰勒玛的意象语言中,这剂灵药是由Binah(喀巴拉童话中的王后)中的巴巴隆/努特在圣杯中调制的,她将之献给Chokmah(喀巴拉童话中的国王)中的野兽/哈地德,两人欢然共饮(嗑,喝),进入狂喜的酣醉状态。如此,他们消灭了所有的分离感,如此这般。

战车牌的路径跨越了深渊,连结着第五个萨弗拉Geburah和第三个萨弗拉Binah。它在生命树上的位置是如此之高,其奥义乃关系着宇宙自然及意识之最为殊圣、深刻的面向。当你想要单只以性炼金术的一种表现来看待这张塔罗牌时,请将这点记在心中。虽然此法可能效力强大,它仅只是诸神之魔法的一种反映,是创造、维系并毁灭宇宙之巨大驱力、能量,和爱的微弱回声。

赞(2)
分享到: 更多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