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塔罗牌占卜
免费专业测试题

塔罗牌审判(正位/逆位)牌义讲解

塔罗牌审判(正位/逆位)牌义讲解:

1、原始设计

大天使伊斯拉斐尔吹响最后的号角,死者从墓中苏醒。天使吹着号角,一面金色的旗帜在旁飘扬,上头绘有白色的十字。下方,一位俊美的年轻人从石棺中站起,以埃及神衹“舒”(Shu)支撑天空的姿态站立。在他左方,一位浅色发肤的女子双手在胸前比出“水”的符号——尖端向下的三角形;在他右边,一个暗色发肤的男子则在前额比出“火”的符号——尖端向上的三角形。

2、希伯来字母

Shin (牙齿)。

3、生命之树

路径31,连结(8)“Hod”——宏伟,至 (10)“Malkuth”——王国。

4、火元素的色彩

灼热的橘红色、朱砂色、洒金斑的猩红色、洒绯红斑的朱砂色。

5、灵元素的色彩

近灰的白色、近黑的深紫色、棱镜折射的七色(紫色在外)、白、红、黄、蓝、黑(此色在外)。

透特审判

透特审判

这张牌的传统名称是审判,或是“最后的审判”。传统的设计呈现着大天使伊斯拉斐尔(Israfel)吹响号角,将死者从坟墓中唤醒,同时宣告世界的终结。在第六章中(它事实上是这张牌的延伸评注),我试图解释为何在托特塔罗中,克劳利以新纪元取代了“最后审判”。读者若是尚未阅读这一章,我强烈建议你现在就先读一遍。在此我只简单地把该章的内容做个总结:根据克劳利的看法,“最后审判”已经过时了。那张牌中所描绘的事件(烈火毁灭了世界)已然发生了。我们所谓的世界,当然,是指心灵上的“欧西里斯纪元”。托特塔罗的新纪元所描绘的,乃是启动下一个时代“荷鲁斯纪元”的灵性力量。

克劳利将此事件视为一种魔法上的“卫兵换岗”,而金色黎明会则以一种季节性的定期仪式来象征性地预示它。每隔六个月,该会的俄式执行官都会在典礼上被晋升一个位阶,并被授予新的“通关密语”。在此仪式中,原先担任第二执行官(在魔法上象征埃及神衹荷鲁斯)的干部受到任命,在接下来的六个月中担任“大祭司”(象征欧西里斯)。《律法之书》将此种典礼的“宇宙版本”称为“神之分点”(TheEquinox of the Gods)。

荷鲁斯是力与火之神,它继任为“新纪元的主宰”,在灵性上以火焰摧毁了旧世界。这只有在那些无法接受旧的灵性观点,可能会被新观点取代的人眼中,才会像是世界末日。

如我们在第五章中读到,克劳利认为最近的一次“神之分点”发生在1904年3月20日,地点在开罗。当时克劳利的妻子萝丝受到神灵附体,而后两人发现了一块古埃及第二十五王朝的葬礼木碑,继而催生了一连串的事件,最终导致此一时刻的到来。这块“昭示之碑”上刻画着埃及神衹荷鲁斯(即“拉-胡尔-库特”)坐在王座上,前方是一个祭坛,葬礼的死者安卡阿夫纳库苏(Ankh-af-na-khonsu)则站在祭坛之旁。

努特——夜空与无限空间的女神——将身子拱成弓形,覆盖了木碑的整个顶部。在她心脏的正下方,是一个有翼的太阳圆盘,《律法之书》指称那是神衹“哈地德”(Hadit)。

在第二十号牌新纪元中,哈利斯夫人以她所有大阿卡纳作品中,色彩最丰富、且在美感上最令人偷悦的一幅图像,来诠释这面“昭示之碑”。女神努特在狂喜中绕着一颗巨蛋弯折身躯,她的身上布满星子,流溢出回旋的星云,构成一个美丽的蓝色“欧米迦”字母。巨蛋之中是端坐王位的“拉-胡尔-库特”,它右手握着权杖,左手空着。站在前方的透明人形是他的孪生兄弟,“胡尔-帕-克拉特”,手指贴着嘴唇,比出静默的手势。它的头发剃得精光(除了那簇“荷鲁斯发绺”),头顶缠绕着两条圣蛇。

被描绘成有翼太阳圆盘的“哈地德”,几乎被整个画面掩藏住了。这也确实恰如其分,因为他在《律法之书》的开场白中便已指出:在天域中我是无所不在的圆心,正如她,那圆周,乃无处可觅;然而她会被知晓,而我永不。

分派给新纪元的希伯来字母是“Shin”,而牌面下端有个大大的“Shin”字,如三叉火焰般燃烧着,火舌中藏着三个胚胎状的人形。在它后方有个极为风格化的天秤,或许是暗指将会接续“荷鲁斯纪元”的下一个时代——正义与均衡的女神“玛特”的纪元。

克劳利对上一个纪元即将来临时(大约两千年前)的世局,与当时(二十世纪初)的世界大势做了一番比较,为他对这张牌的讨论作结。他的话语带着令人恐惧,但终究透露希望曙光的讯息:

一个新纪元诞生之际,其特征似乎是力量的高度集中,伴随着旅行与通讯工具的改良,哲学与科学的整体进步,以及宗教思想上整并、巩固的普遍需求。将距今大约两千年前之危机前后五百年的世局,与1904年前后的这段时期做个比较,是很具启发性的。

对于目前这一代人,五百年的黑暗时期可能会降临在我们身上,实在是很难教人宽心。但若是这个类比能够成立,事情就会是这样。

幸运的是,在今时今日,我们的火炬较昔日明亮,护持火炬的人也更多。

赞(2)
分享到: 更多 (0)